做投资当学司马懿

来源:逸柳投研笔记

历史上以熬知名的典型是司马懿了,送走了曹魏的祖孙三代,迎来了年幼不更世事的曹芳在位,轻狂自大(没经历风浪)的曹爽掌权,在几十年的被防备和猜疑中全身而退(多亏了诸葛亮),隐忍不发,一有机会就干一票大的。只是可惜的是三马同槽似乎用掉了司马家的智商和情商,晋朝开国就是巅峰(开国皇帝司马炎也功德浅薄和能力有限,镇不住臣子贵族,就想借助封王稳定国政,结果不自掘坟墓么),国君脑子能力平均水平堪忧,还拉开了中国300多年动荡的序幕,这是后话。

在做投研的时候,也跟这种政局中的角斗一样,讲究“熬”的功夫,熬有熬的技术,老子说“治大国若烹小鲜”,小鲜难烹啊,火大会烧焦,火小又难熟,火候和时间都有讲究。

《贞观之治》中李世民有一句台词,战场中讲究两个字,“算”与“骗”,而投资中,也有两个字,“算”和“熬”,算是基础,而熬则是手段,是孙子兵法中“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”的“待”字,当然,尽管本文以“熬”字为主题,但我们需要知道,没有“算”的“熬”就是扯淡,就像孙子兵法的这句话,有个前提:你需要知道什么叫做“不可胜”,什么叫做“可胜”,否则就是守株待兔、待宰羔羊(这也同样是“待”)。

“熬”这个字挺有意思的,下边的四点水是火字旁,表示用火久煮,而上面的“敖”原意是一个拿着木棍的人,本意有远游的意思,不过在“熬”的场景,取仓房的意思。整个字的意思是文火慢煮,这是一个需要耐力的过程,所以就引申为了忍受、忍耐、坚持的意思。

股市中为什么需要熬?这里面有三层原因,一是事物发展是一个过程,公司的成长,股市的趋势都需要时间才能形成;二是投资者获得认知,实现知行合一也需要时间;三是在股票波动的过程中,会有很多的噪音,影响我们的判断,考验我们的心态(这个就是“熬”字下面的四点火)。

买股票,买卖过程其实都是那么一瞬间,其他的时间都花费在了等待上,要么是等待合适的买点,要么就是等待合适的卖点,而人类普遍不是一个擅长于等待的动物,更喜欢及时享乐,等着等着就想入非非,然后就不耐烦了,动摇了、浮躁了、焦虑了。

所以说,“熬”是一种功夫,而功夫都需要磨练,在事上磨练,也就是惯常的实践-反省-再实践-再反省的循环过程。

不少人(比如我)需要首先在思想和心性上下功夫。就拿想法而言,比如有时候会觉得耐心是性格的某种体现,尽管此话不假,但是性格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,也从来不仅仅是由环境所决定的,主观能动性可以塑造性格。性格决定命运,事后看起来确实是这个理,但也只是身后的盖棺定论,如果我们对待自己也是这个说法,则往往有找借口的嫌疑,这个是我们需要警惕的。人生在世,只要是还有口气息在,除了身高之外(成年后),其他的任何特点都可以变化,财富地位可以获取,身材外貌可以塑造,习惯可以改变,性格能够获得重构。问题不是能不能的问题,而是难不难的问题,但试问,天下有不难的事情么?

而就实践而言,股市中,有事上磨练的机会比比皆是,目前的市场,几个月就有那么一两次比较大的下跌或者上涨的行情,对于我们来讲,都是很好的训练窗口,只要控制好训练的仓位(事实上,对于我们很多人而言,初入股市的或长或短的时间都是训练),避免犯了错误就一败涂地。那种日线级别的“训练”,并不建议大家去做,就像我之前说过的,没有时间、没有精力,还惹得内心烦恼、焦虑。

此外,在功夫上的磨练不一定说就必须要在股市中进行,身边还有很多的机会,比如下个棋,对面迟迟不落子就急的时候,提醒自己保持镇定;等待朋友的时候,偶尔尝试不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让自己内心平静(干等还能没有心理波动,那也是很难得);或者偶尔看看股吧的情绪化言论,看看自己能不能理性地看待,并能保持自己的理性(如果发现自己情绪被带动了,那就保持警惕吧),等等。在股市外寻找历练机会,是很划得来的事情,再说,股市也不是生活的全部(我们都不会把所有的时间花在这上面)。

上面是心理层面上对“熬”的历练,可是“熬”并不只是心理的忍受,还有一些外部的信号,“熬”不是目的,把握时机,一击而中才是我们的所追求的。“熬”鸡汤我们是为了做好喝的鸡汤,不可能一直熬吧,不然就干了,司马仲达的一直隐忍,然后看到新君初立、人心不稳的机会,就高平陵了。这个信号的寻找,就是“算”的功夫,那是投研领域的事情,涉及的内容很广,这里不多说了。

股市也和其他领域一样,当我们尝到了“熬”的滋味和奥妙,则更容易形成一个良性的反馈,对于信心,对于实践,都是很有益的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或立场,不代表新浪财经头条的观点或立场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与新浪财经头条联系的,请于上述内容发布后的30天内进行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原文链接:https://xc.fyzq6.com/2797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评论0

没有账号?注册  忘记密码?